• 手机版
    手机打开品牌服装网
  • QQ登录
  • 微博登录
品牌服装网 >  服装资讯 >  国内  > 正文

一天赚2亿 网红雪梨们的野生时尚王国

来源: LADYMAX时尚头条网 2017-11-13

  网红对粉丝的影响力正在渗透到生活的每一个领域,当然也在影响国内的时尚产业。她们在社交媒体发布图文时总会有意无意引领粉丝的消费行为。德勤早前发布的报告显示,数字化对消费者购买行为的交互影响加剧,消费者每消费1美元就有56美分受数字化的影响。

  「她们」是粉丝的偶像,网店的模特,买家的客服,善于「借鉴」的服装设计师,全年无休的线上闺密,供应链改造的推动者……这一切,缔造了一个野生的快时尚王国。

  董事长雪梨,和2亿元订单

  “这款xxx家是不是已经发过了?”一间30平米的房间里,堆满了衣服,空气中漂浮着细微的粉尘和毛线,怀孕5个多月的雪梨坐在地板上,打开手机。这是雪梨的办公室,确切地说,更像一个临时仓库。记者采访在周日晚上8点多,离双十一还有20天,“钱夫人家 雪梨定制”还有三分之一的新款没有确定。今年,雪梨的销售目标是单日破两亿,比2016年双十一的成绩再翻一倍。

  一手拿着一款流苏毛球的红色围巾,一手拿着手机,雪梨仔细对比另一位网红淘宝店里的商品图片。双面绒、拼色大衣、毛翻领,浴袍款,单价从200到500元不等。雪梨避免和其它网红撞款,这始终是圈里的大忌。在网上,这些女孩已经因为风格各种相似被一再比较,如果别人家发过的同款在自己的店后发,只能说明一件事:对同行的动向实在是太不敏感了。

  “款式太像了,不要。”雪梨跟身边的工作人员宣布,马上有人将围巾叠好,放到一边。三家供应商在雪梨面前轮番展示衣服,他们都希望自家的款式能入选,这意味着给工厂带来几千乃至上万件订单。

  一位供应商展示了好几件绿色的外套,被雪梨一一否决。不久前,她刚发了一条微博告诉粉丝自己最近很喜欢“原谅绿”的衣服,显然才过几天,她的口味就已经变了。

  选款还在继续,每件衣服雪梨只需要花几秒钟看上一眼,不合眼缘,立刻否决,理由诸多,“看上去太low了”、“太花”、“版型不好看”,更多时候,不需要陈述理由,摇头,即代表pass。

  一切标准在她个人的审美喜好,她是这座野生时尚王国里绝对权力的掌控者。另一面,雪梨更为知名的身份是王思聪的前女友,这段短暂恋爱留下的后果是,她的照片始终在八卦谈资跟王其它网红女友放在一起,由路人品评。但和国民老公其它女友不同,雪梨创办了宸帆。

  一位和王思聪走得很近的友人告诉记者,雪梨的确和王思聪的其它女友都不同,“王思聪曾带她见过我们这群朋友,很有礼貌,看得出很有事业心和想法。”在宸帆这间由雪梨自己创立,估值10亿的服装公司里,她是规则的制定者。

  阿里巴巴CEO张勇曾在两年前提出“网红经济”的概念,引发资本和大众对网红的关注:“年轻一代对于偶像,对于同好者,对于明星的追逐,产生了新的经济现象,我想这个是全球范围内独一无二的。”2017年,伴随着直播的兴起,内容电商的盛行,网红已经不是新鲜词了,人们听过太多一夜成名的神话和网红女孩们积累巨额财富的故事。

  事实上在张勇的演讲前,雪梨、张大奕、ANNA、Lin张林超等网红的淘宝店就已经替代了许多年轻女孩购物清单上的ZARA、H&M。她们能在上新两小时内,把一件款式卖掉上万件。


阿里巴巴发布的2017《网红消费影响力指数综合排名》

  真正主流时尚业未必会承认网红的价值。“谁是雪梨?”一位《VOGUE》中国的服装编辑问。另一位常年混迹时尚圈的服装造型师告诉记者,像雪梨这样的网红,对时尚圈根本够不上影响力。“但是呢,时尚圈又比较现实,尤其对于品牌来说,网红能否真正‘带货’是他们的一个评断标准。”

  时尚产业究竟如何定义她们?这群女孩其实根本不在乎。在淘宝之上,她们已经共同构筑了一个日进斗金、生机勃勃的野生时尚王国。

  “她上回选的到底是这件还是这件?”趁着雪梨休息的间隙,两位年轻员工拿着两件大衣小声讨论起来。它们的版型看上去一模一样,只不过其中一件比另一件蓝得更浅一些。绝不能拿错,两天后,雪梨将带着这批新款飞到巴黎拍摄,这关系到拍出来的效果。

  谢天谢地,在雪梨走进来之前,事情终于有了结论。第三位记性好的同事介入,肯定地说雪梨喜欢的是颜色更浅的那件。在许多下属眼里,雪梨要求严格,不算好亲近。宸帆创立于2015年,在办公室里,这位27岁的女生半是认真半是戏谑地被称呼为董事长。前一天董事长还在打电话训斥一位视觉主管,原因是双十一马上就要到了,该准备的图片还没按照她的要求完全准备好。

  9点17分,吃完饭准备进入下一轮选款的雪梨突然举着手机,打开了淘宝直播。不用她吩咐,旁边的工作人员立刻拿来了一个手机支架,调整好角度,帮她把手机架在她面前。面对镜头,董事长雪梨又变成了在微博上亲切地称呼粉丝为“bb”(baby)的网络红人,声音温柔地跟粉丝解释,为什么必须带着口罩——办公室粉尘也太多了,而且她的时差没倒过来,凌晨六点才入睡,脸不免有些浮肿。

  10分钟直播,她换了四件外套,按照弹幕上的要求展示衣服的颜色、拉链、口袋等各处细节。“你们再说贵我真的要生气了,这件打完折才440块。”雪梨套着一件oversize的棉衣,娇小的身子几乎要埋在衣服里。纠结了五分钟衣服到底贵不贵之后,她关掉了直播。真正的重头戏在第二天,现在她只是临时起意,想要试试办公室哪个角落的灯光适合直播。

  双十一马上就要到了,往后每一天都是倒计时。这不仅关系阿里巴巴西溪园区那块大显示屏上销售纪录究竟是破1200亿还是1500亿的问题,对雪梨、对所有电商网红们支配运转的小王国、对围绕着它们谋生的各色人等来说,都是一场大考。

  走,去杭州

  一个业内通识是,当网红,就要去杭州。王欧(化名)就特地从北京搬到了杭州。他原本是一家时尚杂志的助理编辑,被淘宝邀请开了内容达人号,按照阅读流量获取分成。做了一段时间之后,他干脆全职做起淘宝直播。

  这位年轻人很快在这里找到了组织。杭州有两处网红聚集的小区,星耀城和嘉润公馆。它们在地理位置上接近网红孵化器聚集的滨江区,靠近购物中心,户型又是单身公寓,月租4000元至5000元,常年客满,一房难求。小区楼上楼下住的都是现实中少有人认识,但是在网络上一呼百应的网红。

  他的公寓里堆满了“包邮区”各个商家发来的快递箱子和包裹,有化妆品、鞋子、衣服,乃至食品,这些都是等待他在直播中兜售的产品。这跟雪梨的办公室有某种相似之处:虽然有30平米左右,但地上、沙发上,柜子上,到处都是款式各异的样衣。你需要绕过十几个挤满了衣服的铁架,才能看到雪梨的办公桌。

  如果说喊麦的秀场主播都在东北,那杭州就是电商网红的麦加。“两三年前,走进一个杭州的科技产业园区,楼上楼下都是做手游的。现在进入一个创新科技园区,十有七八是做网红相关产业链的。”卡美啦创始人萧飞对记者说。他是淘宝运营部门出身,目前正在运作一家为网红供应化妆品的供应链公司。

  “大大小小,几万个总有吧。”蘑菇街对记者估了一下电商类网红的人数,有平面模特类的,有宸帆这种公司签约的,至少在蘑菇街旗下注册的主播数就有2万个,大量在杭州。

  杭州的魅力,首先有阿里巴巴、蘑菇街这样的电商公司,此外,还有一整套产业链。比如,为了迎合网红店拍摄的需要,杭州城里的摄影棚已经增加到近30个,即便如此仍是供不应求。有的大摄影棚干脆对外开放,宣传语写着网红拍照街区。游客往白色字母墙前一站,加上滤镜,多少能找到些网红阳光明媚的小清新感。

  杭州还埋伏着无数家流量运营小公司,深谙如何有效率地采购流量,比如在一个大V的微博上投放转发,把粉丝引导到另外一位网红的主页上去。也懂得指导网红怎么把粉丝通、粉丝头条等营销工具结合,让每一分钱花得更有成效。这其中还有许多依附于大平台,靠内容来吸引流量的运营号,比如“涩谷小猫”这样的淘宝头条穿搭号背后其实是一群不修边幅的年轻男人。还有最重要的、这个野生时尚产业的根基:长三角的生产流水线。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Jinho于2017-11-13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 最新资讯
  • 热点资讯
  • 推荐资讯
最热标签
推荐专题
时尚图集
中国品牌服装网-手机品牌馆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不良/侵权内容联系电话:0755-888396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