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手机版
    手机打开品牌服装网
  • QQ登录
  • 微博登录
品牌服装网 >  服装资讯 >  国内  > 正文

为什么时尚媒体总是报道不好环保和可持续的时尚话题

来源: 中国服饰新闻网 2017-07-14

  “语言的界限就是世界的界限,”路德维希·维特根斯坦(Ludwig Wittgenstein)在《逻辑哲学论》中这样写道。同样,关于时尚可持续发展的领域仍然未被发掘,因为没有人知道该怎么写出这样的文章。

  设计师和品牌越来越多地表示要以环保和富有道德感的方式进行设计、生产和销售服装。然而,时尚新闻仍然在挣扎,如何将这些令人兴奋的变化传达给更多的观众。诚然,大公司的广告限制了这样的独立设计能获得的版面曝光,但就算媒体愿意探讨这个话题上,那些屈指可数的文章也不是在无缘无故伸张正义。

  环保及可持续时尚似乎名声不大好,时尚报道徒然造成了这种污名化——从每一篇关于可持续时尚文章的第一句话中,就可以看得出来。这些文章通常以毫无意义的安慰开头,声称可持续时尚并不无聊、乏味或是在东施效颦,“这些衣服不再局限于天然亚麻材料和博肯拖鞋爱好者的衣柜”、 “又皱又扎的麻料单品已经成为过去,”这摘自Sarah Mower去年在《Vogue》上发布的一篇对Stella McCartney的采访,名为《别再用燕麦做衣服了》。

  讽刺的是,强调一个产品不再被“亚麻材料爱好者”穿上身,反而增加了读者的怀疑;而且“绝对不是燕麦”的衬衫比同类奢侈的丝绸替代品显得更加不吸引人。时尚记者在善意地将可持续时尚从假想的消极形象中摘出来的举措,其实是在帮倒忙。事实上,大多数听说过这个术语的消费者对可持续时尚也了解甚少。作家们在反驳一个没有人知道的说法,从而证实了他们所批评的对象恰恰是一个特殊的存在。

  当记者开始描述做那些做可持续时尚的品牌或设计师时,会冠以外界常用的词汇。可持续发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话题,因此大多数作家认为可持续时尚需要一套从环保主义那儿找来的表述。这导致了一系列伪科学的语言和干巴巴的数据。 “环保意识”、“环保型”、“绿色风格”等表述入侵了新闻界,即使大多数读者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当然,他们也没想过去理解。

  “可持续发展”一词已经成为各种问题及其解决方案语言上的保护伞:原材料采购、当地制造、回收、劳工、能源效率、化学污染、对小企业的支持。记者根本不可能涵盖可持续时尚的每个技术方面:问题是他们试图去这样做。面对一个陌生的话题,写手们坚持使用干巴巴的事实和空洞的数字,一路上扔掉任何与文风有关的考量。你知道一条牛仔裤需要四千升水来生产,还有生产一件T恤的碳足迹大致等于驾车10英里?也许吧。是否让您更加乐意去研究可持续时尚?可能不会。看上去好像作者们弥补了时尚界的缺乏透明度,列出了提供有关其服装生产信息的品牌的每个技术细节。

  每当记者尝试写一些不那么干枯和死气沉沉的东西时,他们选择关注热情和情感的故事,希望通过拨动心弦来迎合观众。这可以是一个没有能力养活孩子的单身服装工人的故事,还有一个工人发现农作物受到附近染厂的污染。这些故事的集群可以在两种情况下找到:4月22日的地球日——记者靠谈论紧迫的全球变暖问题和末日场景来谈论可持续品牌 ——以及工厂发生事故的时候。当然,这些故事需要报道,它们是提高意识的一个好方法,但这不应该是我们认识可持续时尚的唯一途径。

  虽然那些灾难和事故报道可能会吸引读者的关注,但它们与科技写作有同样的问题。两者都通过环保主义而不是创作进行沟通。可持续时尚永远不会被认为是“正常”时尚的东西,甚至是代表其相反的方式。就好像只有两个阵营——要么写亚麻、树木和农民,要么写丝绸、香槟和明星。

  结果,可持续的时尚已被系统地隔绝在一个单独的空间里,如果有一席之地容纳它的话。 《ELLE》的绿色特刊,Vogue.com上的“Eco Blogs”,专门的作家专门研究这个主题 ——用善意的尝试来解决问题,但最终不成功,因为他们加强了可持续时尚不是真时尚的想法, 在“真实”和“绿色”时尚之间所有划分。这种非黑即白的观念需要放弃。可持续时尚值得平等对待,提及环境问题可以成为主流时尚写作的一部分。记者不应该被迫选择作为政治活动家或沉默的旁观者,而应该考虑可持续发展的每一步。

  时尚新闻不得不做非黑即白的选择的原因在于可持续时尚经常被描绘为矛盾。Vanessa Friedman在哥本哈根时尚峰会上发表演讲时指出:“可持续时尚没有任何意义。它本身是矛盾的。一方面我们有压力求新,另一方面是维护的必要性。”这个想法是每个可持续时尚文章的核心,从博客到主题演讲,已经变得如此常规化,以至于没人去思考是不是果真如此。

  根据这个观点,可持续时尚是矛盾的,因为时尚是新的,是可持续发展的对立面。这个论点在多个层面都有缺陷。首先,它不区分时尚是作为一种应用艺术还是作为一个行业。当时尚界人士宣称时尚本身就会刺激对更多产品的需求时,他们指我们一般了解的时尚产业。其次,这个论点混淆了创造新的东西和产生更多的东西之间的区别。时尚欢迎创新,我们目前的时尚系统呼吁积累。差异虽微妙但至关重要。

  与这个陈词滥调一样,批评现有的时尚系统和模糊的需求变迁已经成为一种时尚。这有一个问题。时尚不是以前的样子。纯粹的的原创正在濒临灭绝。每个人似乎都对时尚产生疲劳,但很少有人能够确定问题的原因。一般来说,大型企业集团的目标没完没了追求利润,扼死了他们所依赖的创意天才。每个人都同意:时尚正在受制于系统的快速发展。然而,可持续的愿景很少被当做一种解决方案被提出。

  对于时尚的表达被困在一个矛盾的陈词滥调中,公司发展业务的速度伤害了创造力,但可持续的时尚是矛盾的。有谁会不承认,行业实际上可以从可持续生产系统中获益呢?时尚赋予可持续发展这样糟糕的名声,甚至在行业本身遭受痛苦时,都无法认识到它的好处。

  那么,时尚记者有什么选择呢?首先,时尚需要消除商品化,这意味着我们需要停止将潮流简单概括为几个必买单品。通过想法、概念、时代精神,而不仅仅是通过对象,来给写作时尚新的发挥空间。这是一个对能力的挑战,但不是不可能的。时尚不只是当季颜色或裙子的长度。显然,购物页面仍然是时尚杂志的主要内容,但它们不能是我们理解趋势的唯一方式。如果时尚作家继续假装时尚就是最热、最新、必买的单品,我们就算在将消费主义作为体验艺术形式的唯一途径。此外,高街品牌的力量在于,他们可以商品上架之前复制任何设计。他们受益于可复制的、视觉性的潮流,而时尚记者们正在将其亲手奉上。

  其次,记者需要努力恢复消费者与其产品的关系。从2014年开始的一项研究已经证明,生产者需要通过提供产品源头和提供纺织品废物处理说明,来鼓励消费者与产品发生联结,以完成周期循环。提供这些信息不仅仅意味着学习农场政策和查找清洁指南。这意味着产品必须是有价值的。

  记者通过讲故事来做到这一点。他们揭示了产品背后的工匠,与设计师谈谈他的技巧或描述这些作品将给予穿着者的感觉。可持续发展中有许多不同的故事,但新闻报道只能找到一种。至关重要的是,为深度和个人故事提供更多的空间,让记者可以吸引和激励读者思考和采取不同的行动。

  故事不应该止步于“中性回潮!购买我们的中性风单品” 而关注服装如何塑造性别意识,以及那意味着什么。设计师不应该只被问问灵感来源,而应该关注设计和制作衣服的过程,服装工人应该成为这个对话的常规参与者。时尚杂志不应该只提供“五个最热门的夏季鞋履”,还有“走过五个炎热的夏天和一个心碎季节”的鞋子。

  目前,优先考虑的不是提供信息给读者,也不是提出对问题的认识,而是更加深刻地改变消费者行为。这不是可持续的时尚需要一个转变,而是我们与时尚的关系需要调整。我们对时尚和服装的集体愿景——以及他们在我们生活中所发挥的作用——需要转变,没有人比记者更有能力发挥这一作用。如果文化是语言,那么作家掌握着影响思想的工具。是时候将这门工具用起来了。

  Vestoj是一个对时尚进行批判性思考的多重媒体平台。截至目前位置,其旗下包括一本年刊、一间在线网站以及常规举办的Vestoj沙龙,其围绕时尚展开探讨的主题涵盖“物质记忆”、“羞耻”、“权力”、“时间”、“失败”等,其最新的一期主题为“男子气概”。每一个Vestoj项目都反映并阐述了当代性思维对时尚理念及其对社会的贡献的反思和实践。

声明:本文章为会员Jinho于2017-07-14分享,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
  • 最新资讯
  • 热点资讯
  • 推荐资讯
最热标签
推荐专题
时尚图集
中国品牌服装网-手机品牌馆
品牌服装网版权与免责声明:

本网原创文章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转载其他媒体稿件是为传播更多信息,此类稿件不代表本网观点,本网不承担稿件侵权行为连带责任。不良/侵权内容联系电话:0755-88839690